指纹图谱 溯源地图 中医管理 主题活动 智慧中国 登录
地标 > 人物 > 正文
银行

全球视野下的中医药

2016/3/25 8:10:14 经济观察报 我有话说(0人参与) 587次浏览

动物药在中医药中,它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成分。但是现在国家的濒危动物保护法和大量的动物药应用,是相冲突的。

可人类健康是第一要务的,没有人类的健康,怎么能在这个世界上和其他动物共存呢?人类在保证自己健康的同时,也是要用到这些动物身上一些器官之类的东西。实际上,这应该是一个在地球上大家互相共存的目的。人类本身都是互相利用,我们的器官移植,还有我们的输血,这都是互助的一个问题。我想动物要是会跟我们人类沟通的话,它应该是同意的。

同理,我们人类也要保护动物。我们一直也在做这方面的工作。所以,假如说在不危害它们的情况下,我觉得适当的用它们身上的一些器官或者是尸体来救治人类疾病,是可以的。起码从人道来讲,从道德来讲,我觉得是说得过去的。

动物药缺失对急救质量有影响

大家知道矿物药、植物药、动物药,本来就是中药里主要的一些成分。像现在的植物药,现在各地都有药用基地。人工养殖动物的专门药用基地也有,比如东阿养驴。而其它动物类药物却是稀缺的,如虎骨,熊胆,麝香,犀角,这都是缺乏的。但这些却是无法替代的,在急救过程中,治疗效果差异非常大。

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代替用品,还有人工的,比如虎骨用人工虎骨,或者用猴骨,或其他什么猪骨,临床效果很不好。麝香是用人工麝香代替,效果、质量都不好。现在只有牛黄,人工牛黄还凑合,但是具体说的话质量肯定不如天然的野生牛黄,野生牛黄现在没有了。还有就是一些人工熊胆,效果肯定没有野生的熊胆效果好,但是现在没办法。犀牛角都用水牛角替代,那水牛角清热解毒退热的效果要比犀角效果差很多,还有像羚羊角有时候也是用水牛角来凑合,但其清热退烧要比羚羊角差。

就医院运行情况来说,也很难统计这个缺少的量是多少,总之现在是都没有。这个没有的背后,便是医疗质量的下降,因为替代品的疗效较差。比如你高热,那犀牛角和水牛角的功效就不一样。高热抽搐,用上犀牛角马上有效果,用水牛角30克60克,有时候其实不管事。再比如骨科用麝香活血散结,止痛消肿效果很好,或者用于热病神昏,中风昏迷,开窍急救,效果很好。没有的话用代替品,那效果差的非常远。最典型的就是现在安宫牛黄丸里的麝香,当人工麝香替代后,效果比五六十年代天然牛黄生产的安宫牛黄丸差远了。

而这些动物药如麝香、犀牛角等等都是用在急症救命的。没有的话,影响到我们整个中医药行业对急症治疗质量的下降。高度抽搐,脑膜炎,乙脑,中风,脑出血,没有这些动物药,用西药急救效果会差很多了。

这些动物药之所以缺失,是因为法律法规的限制。如动物保护法把虎骨列为了禁品。我搞骨科的,几千年以来虎骨的确在接骨、续筋、长骨头方面,效果非常好,是接骨的良药。没有以后临床上受了很大的限制。不仅会影响我们的疗效,也影响到我们中医药的传承。再说回到我们的虎骨,实际上现在有很多人工养殖的虎骨。有些动物因为各种原因死亡,这些骨头扔掉显然太可惜。那么久造成几个问题,临床用不上,还出现了走私。

我曾经去过一个东北的养护基地,他的仓库里放了很多老虎骨,因为动物保护法不允许而不能用。

我曾经提出,是不是可以放开虎骨的使用,将全国库存冻虎骨用于临床急救。但后来因为保护法还是没法用。而因为虎骨不能药用,也影响了老虎养殖业的发展,做黑市虎骨大行其道。

人类和动物之间的和谐

中国是个中医大国,是原创国,有些西方的价值观不能强加到我们身上,我们不能什么都跟着西方跑。这里头不光包括药物问题,还有文化背景也要考虑到。

从市场、临床、质量来看,人工替代品不太可能代替动物药市场,至少目前替代品的质量还没发展到那个时程度。

我们现在只是提取某一种动物药其中一部分化学成分,未提取的都不知道它还有什么化学成分。想要完全拷贝的跟自然界一模一样,是非常困难的。所以现在的疗效也只能说凑合。

西方总是反对我们用动物药,不认同中医药,如果中医药继续被边缘,西药就占领了整个医药市场。事实上,中医药是几千年文化的积淀,一定要保留,你没有这些药,你中医的疗效,你的理论就是没有用的。

中医跟西医是两个不同医疗体系,对人类的健康,对人生命的认识,他是从不同角度来进行的。西医是一个(还原论),什么都有还原,什么都有它越分越细的角度,从人体到解剖,解剖到细胞,细胞到分子,分子到基因等等这么样延续下去。那中医是把人放在宇宙来考虑的,他怎么会得病,怎么会康复。中医讲究辨证施治,阴阳平衡,讲究天地人合一,所以祖宗用这些动物药的时候,他首先是考虑,人类和动物之间的和谐,人与整个生物系统的和谐。

其实,这个共存是一个生态平衡的问题,包括动物,虎,麝鹿,犀牛等等,这都是一个整个生态平衡的问题。在整个生态的系统当中,人处于利益链的上端,因为人是最高级的动物。人掌握着现在的科学技术,他有能力去掠取一些他的东西。所以保护自然环境,保护动物等等,这是人与自然的向往。在生命受到威胁时,在不致死动物的情况之下,取为所用是可以的。如果说你妨碍了整个生态的平衡,妨碍了动物食物链的平衡,那作为中医来说要尽职尽责,也要在这个大的前提之下去设一些规则。在大的规则之下去做这些事情。

维持自然平衡也是对我们人类自身有好处的。我们可以设想,假设所有的动物都不存在了,那人类灭亡的时候也就到了。从这方面来看,人类应该是自觉的、主动的去保护这些濒临灭绝的动物。在这个基础之上,我们利用现在的一些技术,去进行一些相关的补充,这是应当的。

而猎杀、贩卖等等,作为医生来说,也是很反对的。

如果说是在科学的利用,也就是在不违背自然生态环境的情况下,能够促进人类健康,我觉得我们应该充分利用现在的科学技术,去补充、替代这些濒临灭绝动物的一些脏器,让他为人类的福祉产生更大的效应。

秩序中发扬中医药

我觉得,整个中医学术的发展,还是要从法律上来解决。像这些稀缺的动物药,可以通过人工养殖实现。当然,在治病救人的同时,这些动物药也可以促进中医的学术发展,以便更好地服务人类。同时,这样也能促进我们整个濒危动物的可持续再生。比如犀牛角,我们可以用特殊东西,把犀牛角,羚羊角刮出来,像我们剪指甲那样,犀牛不会觉得很痛苦,因为没痛觉,不影响他的健康,更不会影响它的生命。

所以,很大程度上动物药与动物保护不是相违背的。只是近年来,由于中西药竞争,中药备受诋毁和攻击。

从中西医的治疗、反应方面讲,动物药是中医药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构成部分,在治疗重症、急症、危症、等方面,其毒副作用小、无激素具有难以替代等的优势,是中西药之间的天然区隔。

但由于早期受外部因素影响,中国取消了部分药用动物的养殖和入药,导致许多传统名方名药的失传与失真。如果我们不再保护好民族中药而重蹈覆辙,诸如麝香、熊胆粉、牛黄等名药将被全面歼灭,中药将名存实亡。因此,保护好传统中药资源,才能保住中医药的根,也才能实现中医药的传承和发展。

国际上对含熊胆粉的“日本救心丹”允许其全球行销,却对中国同类动物药制品多方限制,不允许在国际市场销售,导致动物药国际化受阻,发展受到影响。

所以,考虑到方方面面,我们中医药界多数人建议修改法规,应明确养殖药用动物黑熊、麝、犀牛等是中华民族传统中药的重要组成部分,是中医药业的传承、稳定、创新和可持续发展之本,对国民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起到了不可替代作用,应把濒危动物药材的养殖列入国家法律鼓励类产业加强政策扶持。坚持实行“资源保护与合理利用相结合”的原则。不能为了片面保护而不顾中医药事业传承与发展。

同时,应该规定人工养殖药用动物符合一定条件可市场化利用,这样才能保障传统名药有持续的药源支持,以提升我国中医药在世界医药领域内的核心竞争力。营造国家和全民对中医药发展的共识和协力支持,为中医药的薪火相传提供法律保障。并加大执法力度,对违法违规,破坏行业正当经营秩序,有损国家和行业正面形象的相关行为依法予以惩处。

链接

温建民:主任医师,博士

生导师,骨关节二科。从

医23年来,一直从事中西医结合治疗骨科疾病的医、教、研工作。擅用手法、手术、中药、针灸等中西医方法,治疗肢体畸形。1989年12月-1993年1月在澳大利亚悉尼医院矫形外科研修,主要从事骨关节病、脊柱外科的临床科研工作。并就职于澳大利亚悉尼中医学院讲师,主讲中医骨伤科学、针灸学、温病学等课程。创立中西医结合微创技术治疗拇外翻及相关畸形的新方法,处于国内领先、国际先进水平。全国有二十多个省市的数十家医疗机构采用本方法,已治愈万余例患者,带来显著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,得到国内和欧美骨科界的认同,填补了国内外在此领域的空白。

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骨伤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、中国人才学会骨伤分会副会长、北京康复医学会传统医学分会会长、中国残疾康复学会肢体残疾专业委员会理事、中华骨科学会足踝外科学组委员、巴西国际中医学院名誉院长。

责任编辑:温建民
   关键词: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发表评论共有0访客发表了评论

    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我来说几句吧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?
 
广告阅读页
地标图片
 
 
copy © 2010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
中文域名:中国中药地标.中国 英文域名:zgzydb.com
北京海淀区阜成路2号(近三里河路)100142
京ICP备14019419号